<strike id="x7pdz"></strike>
<strike id="x7pdz"></strike>
<span id="x7pdz"><dl id="x7pdz"></dl></span>
<strike id="x7pdz"><dl id="x7pdz"></dl></strike>
<strike id="x7pdz"></strike><span id="x7pdz"><video id="x7pdz"><ruby id="x7pdz"></ruby></video></span>
<span id="x7pdz"></span>
<th id="x7pdz"><video id="x7pdz"><ruby id="x7pdz"></ruby></video></th>
<strike id="x7pdz"></strike>

校长信箱 | 旧版回顾 | English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深度报道正文

刘晓丹:我在隔离区做翻译

发布时间:2020-03-30  点击:

这是一趟特殊的行程。

2020年3月10日下午5点,一辆拉着刘晓丹的车紧急驶向40公里外的丰泽山庄酒店。从山东科技大学出发,车程近一个小时。前来接送她的是青岛西海岸新区外事办的工作人员,他们赶往的地方是疫情当下韩国人入境青岛后的隔离酒店。

近凌晨一点的酒店外,丰泽湖水平面如镜,与兔耳山隔空相伴,丰泽山庄客房灯火通明,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山东科技大学国际交流处的刘晓丹没有时间欣赏风景,她在酒店里在加班加点翻译一张密密麻麻地记录着韩国入境人员各种信息的表格。

酒店工作防疫人员、卫健局人员、医生等各路人马都急切等着这张表格,以便开展工作。刘晓丹长达半个多月的疫情防控翻译工作就此展开。

伴随着韩国疫情的爆发,日前,自韩国飞往中国的人流量明显增多,尤其是距离与其较近且合作紧密的山东半岛地区,防范境外疫情回流的压力倍增。做好严防境外疫情输入成了紧急重要工作,3月10日下午2点,青岛西海岸新区外事办给山东科技大学打来了求援电话:韩国人大量入境,但翻译人员急缺。没有翻译人员,医护人员、酒店人员、警察等人们的工作就无法开展。事情紧急,接到山东科技大学相关领导电话后,毕业于韩国釜山大学韩语研究方面专业的刘晓丹立刻表示,随时准备支援、投入工作。本来计划第二天一早前往隔离区,但是外事办主任王娟表示,事情非常紧急,能否马上赶来?刘晓丹立即忙完手头正在开展的工作,3个小时候后坐上了驶向隔离酒店的车辆。

 

求助声  翻译声 “抱怨”和谢谢声

 

“拉开车门上车的那一刻,工作就开始了?!?月26日,刘晓丹回忆起半个月前的那个瞬间。

“您在韩国的住址是哪里?在青岛的住址是哪里?有没有接触过从疫区过来的人员……”电话里刘晓丹的问题往往还没问完,那头就传来“毛巾在哪?空调开了怎么不热?隔离完了有车来接我们吗?”的各种疑问,这是她工作中寻常的一幕。

丰泽山庄酒店3月9号晚上接收了第一批韩国人员,一共20个人。刘晓丹一开始接到的任务就是承担翻译工作,在他们和中方人员之间信息沟通。但是她发现,特殊时期,她的工作“势力范围”很快迅速扩张。

从一开始反映入境人员的生活需求到进行协助流行病调查登记,再到协调解答隔离期满后如何安置车辆、健康证明如何办理等问题,她需要马不停蹄的对接各路人员——她已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翻译。刘晓丹刚入酒店时,加入了一个疫情防控的工作群,卫健局、外事办、酒店工作人员和警察等人都在这个群里,她随时把隔离人员的各种需求反馈给工作人员,有的可以马上解答,而有的需要再联系其他部门,一一为隔离人员解答办理。

由于刚刚入住不久,韩国人员普遍对酒店环境不是很适应,“房间冷、下水道被堵、喝不惯桶装水、网络信号不佳……”等各种问题接踵而来,为了将他们的问题及时反馈给前台,在第一天入住的晚上,刘晓丹跟他们沟通到晚上十二点多。根据反馈信息,酒店前台尽量满足隔离人员的需求,不论是居住上还是饮食上,甚至是在孩子学习方面,也尽力给予帮助。

深夜12点,第一天工作还没结束,因为刘晓丹需要把韩国人各种信息统计出来,酒店工作防疫人员、卫健局人员、医生等各路人马都在待命,急切等着这张表格开展下一步工作。

尽管工作人员在之前已经演练了无数遍,但面对众多隔离人员,不免还有些吃力。入住酒店时,韩国人员已经登记了一些信息,刘晓丹发现,对于做流行病调查及相关医护人员要求的来说,登记的信息远远不够,在客人入住各自房间后,她一一打电话确认客人的详细信息,直到深夜。

第二天一早,她马上和工作人员进行交流,重新翻译了一张需要详细信息的表格,让韩国朋友入住时即可全面填写,并把自己微信二维码打印出来,附在了表格上。很快,带着二维码的表格迅速被贴出来,并被工作人员送到每个房间。

韩国人员最终对工作人员表达了感谢和理解。韩国朋友会在电话里笑着说,“疫情结束后,我们一定要见一面,喝一杯。谢谢大家?!?/p>

离店时   花开时  黎明到来时

刘晓丹前后已经送走31个人。

3月18日上午接到通知,第一批20名韩国客人解除隔离。14天的隔离期繁忙而又有序,很快第一批隔离期满的韩国人员可以走出酒店,走向他们在青岛的家园、企业和店铺。

接到通知可以解除隔离,但是要护送他们离开的任务并不简单。刘晓丹回忆:“酒店工作人员都穿着厚重的防护服,给韩国客人的行李箱消毒,而我则在一旁为其他工作人员翻译,询问他们的近况以及详细的家庭地址,保证工作人员把他们安全送到家中。直至下午四点钟,我们送走了20名韩国人,从他们仅仅露出的双眼中,可以看出每个人都洋溢着笑容,并且听到他们不断地在说着感谢。我想,此刻无论我们这些工作人员有多疲惫,他们的每一声道谢,都成了我们最大的鼓励和安慰?!?/p>

3月10日,刘晓丹为20名韩国人提供翻译工作;3月12号晚上七点半,酒店又迎来了韩国人11人。这是她前前后后共服务的31人。

让刘晓丹印象深刻的是不少离开时的韩国朋友,“因为酒店客房如果马桶或者哪里有小问题的话,一开始工作人员就会把工具放在门口,因为工作人员进出一趟按规定就要换一套防护服,防护服既珍贵又稀缺,工作人员有些不舍得,所以有时候韩国朋友会有抱怨和疑问,但是他们走的时候,不少人对我说,一定要向工作人员表达感谢和敬意,感谢工作人员对他们的理解?!?/p>

她刚住进酒店的时候,由于专门提供给工作人员的房间住满了,于是她就和韩国人员一起住在同一栋楼里,最近的韩国人员离她的房间也就3、4米。半个月过去了,毕业于韩国釜山大学的刘晓丹和不少韩国人交上了朋友。

说起自己参加这次隔离区翻译工作,刘晓丹说:“说一点不担心那是不可能。但是仅仅是一点点,因为觉得我们国家疫情已经基本慢慢控制住了,而且我们的防控措施很到位,没有特别担心,是因为相信。在领导询问了我的意见后,我就马上同意了。由于走的紧急,家人开始不知道,后来几天后知道了,都表示支持,让我做好防护?!?/p>

3月27日,青岛西海岸的气温已到了17度。山东科技大学校园的花香开始在校园弥漫。刘晓丹所在的隔离酒店窗外的迎春花也已经开了,她觉得“这预示着春天已经到了,隔离工作还在进行,但我们都相信,黎明一定会到来!”记者:任波 责编:徐展

刘晓丹(左二)在隔离酒店做翻译工作

在酒店为韩国隔离人员登记所需信息

一一核实韩国人员行程信息

福建11选五走势图